人體像個生態系,小至一個細胞,大至整個器官系統都有其意識與他們獨特的觀點。人通常不會區分「我」與「我的身體」,所以也不會想要刻意與自己的身 體溝通,了解他們的需求和他們想要什麼。器官們也有情緒,他們也會傷心(尤其是最被我們排斥的部分),但常常被我們壓抑和忽略。

人能不能夠為自己負責?

人完全能夠為自己負責,而且人最終無法不為自己負責。沒有人可以為自己選擇念頭,沒有人可以為自己感覺,沒有人可以為自己生病,沒有人可以為自己死亡。

人只能創造不負責的幻象,只要旁人不接受他施加的壓力與責任,這個幻象就破滅了。